小饿就是饿

写一点文~

被小区里的猫撩到(⁄ ⁄•⁄ω⁄•⁄ ⁄)

【葛力姆乔x你】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一起做的十件事之同寝

ooc有私设有

七夕特别增量大放送(ಡωಡ) 非甜提示

推荐搭配前文食用

         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一起做的十件事之同寝

        所谓虚洞就是因灵丧失了自身的“某样东西”而形成的空洞,直接原因是因果之链的断裂。这些不过是你在浦原老板那里听到的知识,眼睛总是在帽檐阴影下的男人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摇着扇子,然后笑嘻嘻的打量着你,“葛力姆乔也有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喜欢呢,真让人羡慕啊~”话音刚落身旁紫发女人的拳头也一并落下,浦原先生哎呦哎呦的叫着可见根本就不痛。

        而当你真正的触碰到虚洞的时候,则是完全与知识中不同的感受了。乱七八糟 的情绪仿佛被黑洞吸走了一般,又犹如水流汇聚最后注入深渊,无垠的白色沙漠在你的眼前一闪而过。如果从触感上来讲,就好像你把手臂伸入了月光中丝丝的凉意穿透皮肤和骨髓让人觉得寂寞,触碰不到视觉上可见的虚洞内部的皮肤,但是又的确有什么限制了自己,让手臂仅仅能在虚洞大小的范围活动。葛力姆乔也渐渐从羞涩与别扭的情绪中释放出来,眼眶中还残留着些许湿润然而眼神已经冷却了。“已经够了吧。”他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你沉默着把手臂从他的虚洞中抽离出来,即使还是依偎着空气中却到处都是疏离感。“抱歉。”你起身从房间里离开,与非人类交往什么的真是够了,比起每次亲吻都会让人感到隔阂的假面虚洞的存在更加让你难以接受,起先是烦躁不安的情绪被剥夺之后连产生的喜悦也一并消失,不安,不安,不安,已经够了吧,和非人类交往什么的,已经够了吧!

        就这样径直跑到海滩上,你坐在暖洋洋的沙子上周围是人群的喧闹声,不远处有一个橘色头发的小男孩在堆沙堡赤色头发的小女孩围着他吵吵闹闹。葛力姆乔站在床边看着残破的义骸,腹部正中的位置开了一个大洞,明明是不属于自己的情感却在消散后让人如此留恋,仿佛是赤身在温水中的人从水中猛然起身,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感受到整个世界的凉意。烦乱的思绪让葛力姆乔气血上涌,“呿。”他用力的别过头,一个熟悉灵压的接近让他欣喜若狂。黑崎一护感觉到某个突然爆发出来的灵压瞬间有种无力感,可以预见的是美好的两家团聚的欢乐时光必须要告一段落了。露琪亚好恋次冲黑崎一护点了点头,一护拍了拍井上的肩膀“我去打个招呼。”

        即便是黑崎一护也发觉出来葛力姆乔有些不太对劲,然而猛烈的进攻又让他无暇顾及。你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你身边的黑崎太太想不出要说些什么,好在她也并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手臂前伸眼睛紧盯着半空中的什么地方看起来怪怪的。似乎是注意到你的眼神,她开口问道:“你是在担心葛力姆乔先生吗?”哈?那个家伙大概在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呢吧。你疑惑的皱起眉头,不知道黑崎太太的用意何在。此时从黑腔中迈步出来的浦原先生伸手在你面前晃了晃,然而你什么也没看到,浦原疑惑的摸着下巴然后掏出便携式义骸穿戴上拍了拍你的肩膀。“诶!浦原先生?”你被突然出现的浦原先生吓了一跳。“阿拉XX酱看不到葛力姆乔吗,他就在正前方哦~”你扭过头去视野里只有蓝天和大海,黑崎太太也好浦原先生也好,真是太令人烦躁了,说不定他们也是非人类,真是的,已经够了!你站起身跑开。“等他们结束后让葛力姆乔来找我一下哦~”浦原喜助说道,井上点了点头,有些担忧的看了看你离开的方向。

        从收到义骸被破坏的信息,浦原就一直在思考,“虽然之前有留意过你只能看到灵体化的葛力姆乔的情况,但是原本就灵压衰弱的你又是怎样破坏义骸的,阿拉阿拉,真是想不通呢。”浦原看着床上义骸的伤口“恩?”

        夜色来临,在公路上狂奔的你感觉有些冷,这才发现自己只穿着自己两周前精挑细选的黄色圆点比基尼,太,羞耻了,你环住双臂垂着头不知道该向前还是向后。身上突然被搭上了一件橙色外套,紫色头发的女人揽住你的肩膀,“走吧大家都在等你呢。”你对上夜一坦率的目光不知道如何回绝,只好跟她一起迈开步子。沉默了大半的路程你忍不住开口,“虚到底是,怎样的。”“简单讲就是因为执念难以超生最后失去心的灵魂。”“失去心?所以形成了虚洞吗?”“是的。”原来失去的某一样东西是心啊,所以其实葛力姆乔根本就没有喜欢过自己吧,一直是自己纠缠着,自以为是又一厢情愿,根本不可能喜欢上自己呢,再努力也没有用呢,真好笑。好奇怪明明是这么好笑的事情,怎么不停的流泪呢,太奇怪了。葛力姆乔迎着你走了上去,手插在裤兜里因为某种令人焦躁的情绪紧紧攥着,“喂”他看着你从身侧走过加大音量“喂!”你听见声音茫然的回头张望,一个力道把持住你的肩膀让你朝向右侧,你讶异的惊叫出声。葛力姆乔看着你布满泪痕的脸颊,死死盯着你的瞳孔想要看到自己的影子,然而,没有。“XX酱身上几乎没有灵压了看不到葛力姆乔。”浦原先生在一旁说明“看不到,才正常吧,毕竟我也只是普通世界里的普通人罢了。”你低下头喃喃的说,说完就感觉到自己肩上的力道一松。葛力姆乔看着你感觉到身上仿佛有哪里要裂开了,脑子里回响起浦原说的话“义骸的洞其实是从内部炸开的,并不是被外物刺透,像是吸食灵魂一样虚洞在寻求可以填补它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是完全不同于破坏的情绪,是和她在一起就会产生的情绪,如此强烈的,渴望着。葛力姆乔抬手抹去你脸颊上的泪滴,太过分了明明不会喜欢上自己的明明没有心的为什么还要这么温柔,这个时候也好,一起逛超市时的纵容也好,偷袭的时候也好,干嘛要这么温柔啊。眼泪不住的落到葛力姆乔的手上。

        房间里葛力姆乔看着臂弯中睡过去的人儿,睫毛上还挂着小小的泪珠,莫名的情绪又一次充满了身体。他收紧了环住你腰的手臂,随着你的呼吸声渐渐睡了。

今年七夕还是没有男朋友写点玻璃碴爽一下报复社会(。•ˇ‸ˇ•。)

【葛x你】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一起做的十件事之海滩出行

ooc有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好久没写啦,一直在忙新生特刊的报纸还有社团的纳新,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期待着我的人但还是说一句“久等了,请慢用。”

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一起做的十件事之海滩出行

      “I’m so in love with you~whatever you want to do~is all right with me~”你随着音乐轻轻跟唱,车窗摇得很低,微咸的海风撩起你的头发,窗外大片的棕榈树留下模糊的暗绿色残影。你抬起胳膊伸懒腰,手环叮当作响。你看着后视镜中自己涂黑的指甲和大红唇觉得自己很是ROCK,身侧的葛力姆乔抓住你还未收回的手臂扯向自己,嘴唇上突如其来的触感让你耳侧泛红,你慌慌张张的摘下头上的墨镜带上,宽大的墨镜掩住了颊上的绯色。歌已经放到了下一首“She was afraid that somebody would see~Two three four~Two three four tell the people what she wore~It was an itsy bitsy teenie weenie yellow polka dot bikini~That she wore for the first time today”
        葛力姆乔利落的倒车停稳,你打开车门,牛仔夹克半套在身上,黑色短款高领上衣和超短裤让你的大片肌肤暴露在海风中。葛力姆乔关上车门斜靠着摸出烟盒,“你先上去吧行李我拿,抽根烟”“嗯。”你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踩着高跟鞋往酒店里走。自动门开的时候,巨大的玻璃倒映出一个凑向葛力姆乔的艳丽身影,心思一分,脚下踩空险些摔倒。你提了口气闷闷的走向前台“帅哥,借个火”穿着红色机车服的女人叼着烟凑近,微微偏头将一侧的黑发撩过而后露出一截脖颈。葛力姆乔走向后备箱,女人讪讪的让在一旁,开后备箱,拎起皮箱,锁车,走人。
        你趴在房间宽大的窗台上,一望无际的海水泛着光有些炫目却又美得让人挪不开眼,沙滩上花花绿绿的遮阳伞点缀在人群中。葛力姆乔拎着皮箱进来,走向冰箱拿出冰好的啤酒,“噗”的一声后细密的白色泡沫涌出瓶口,你回过头注视着他上下移动的喉结,转身绕到葛力姆乔的一侧坐在床边,伸手接过啤酒灌下一大口,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下,压了压躁动的情绪。“下午去游泳吗?”“恩,一会儿去吃饭?”
         你穿着黄色圆点花纹的比基尼在穿衣镜前转来转去,葛力姆乔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仰躺在床上看着你,“穿不惯高跟鞋就别穿了,”说着坐到床边弯腰握住你的足踝“磨破了。”男人手掌的粗糙触感和温度让奇异的感觉升起。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怎么看都离成熟的女人差了几个档,心里又烦躁起来。葛力姆乔起身环住你的腰下巴搭在你的肩膀上,抬起一只手拉了拉你细细的肩带,往常就蹙着的眉头又深了几度“不适合你”你偏过脸去避开镜子中的他,你当然也知道无论是牛仔夹克还是正红色的色号都不适合自己“但是帅气成熟又洒脱的女人看着就和你很搭啊!”猛地被你推开的葛力姆乔坐在床沿上被你的双手摁住了肩膀“即使你不喜欢那种类型,但是看到那些女人看向我的眼神中的违和感,简直让人气到发狂,就是想要独占你,全部的,从头到脚!”
        葛力姆乔看着眼前的女人,明明因为说出羞耻的话已经脸红到不行,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却毫不松开,啊,就是这种坦率和毫不回避的眼神,让人几乎被灼伤。在葛力姆乔抬起手臂碰触到你的脸颊以先,你突然把左臂直接从他腹部的虚洞中穿过与右臂相交,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抱住了葛力姆乔,整个人撞在他怀里。“唔”葛力姆乔闷声一哼,一种强烈的羞耻与狂热的情绪充斥在他的脑海中,你感到思绪仿佛投入深海,焦躁被一点点抽离,抬头正对上葛力姆乔的视线,葛力姆乔被别过脸去露出了通红的耳朵,一种完全不同的于往日的羞涩的别扭的葛力姆乔,只有你能够看到的知道的葛力姆乔,心里被细密的喜悦一点点填满。

【葛你】想在夏天和葛爷一起做的十件事 3

ooc有私设有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一起做的十件事
                                 之
                            吃烤肉

        “真是奇怪的女人。”“可以嘛?可以嘛?”看着你满脸的期待“呿,”葛力姆乔用力的按住你的头揉了揉,然后伸手揽住你的腰,与其说是抱不如说是拎起你,然后把你稳稳的放到购物车里。你跪坐在购物车中一只手扒在边缘上一只手臂高高扬起“哟!出发!”身后的人扬起邪气的笑容“Yes,my lady.”

        “八点钟方向,调料区!”根本不清楚具体方向的你随性乱喊,等你从耳边呼呼的风声以及眼前流过的斑斓色块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一排瓶瓶罐罐中间了。“包饭酱,包饭酱,在哪里?”你从购物车里微微探出身子从左到右搜寻着,“这个?”葛力姆乔晃了晃手里的盒子,“恩,不是这个牌子的。”你轻轻摇头继续搜寻,葛力姆乔不甚介意的想要把手里的包饭酱放入购物车,“不要,”你扭过头看向他,他蹙起的眉头显然表示了他觉得没差。“这个没吃过,一直买的哪一款味道就”葛力姆乔转了一下购物车猛地抓住前沿“啾~”太、太、太狡猾了!竟然偷袭!你涨红了脸低着头手里拿着刚刚葛力姆乔塞进来的自己想买的哪一款包饭酱。

        平复下心情你清了清嗓子,“咳咳,下一站蔬菜区。”身后的人迈着长腿,慢悠悠的推着你挑选蔬菜,舒展的眉头彰显了他的好心情。各式蔬菜转移了你的注意力,内个南瓜看起来真不错啊,唔,生菜也很新鲜。“线椒、生菜、黄瓜、口蘑、香葱,恩,蒜家里还有先不用买。”你扭过身子数点了一下购物车内的蔬菜,抬头看着葛力姆乔“齐啦!生鲜区,GO!GO!”“真是的。”只是看了一眼他,心情就莫名的轻盈起来你悄声嘀咕。葛力姆乔看着眼前人儿的背影,干脆就露出一口明晃晃的牙,张扬的笑着。

         厨房里你在一旁洗菜,葛力姆乔在右边切肉。“切黄瓜条的工作可以交给你吗?我去调烧烤酱。”“恩唔。”葛力姆乔换了把菜刀,几下就把黄瓜切好了。“我也马上好了哟,OK,食材准备完毕!”你把大大小小的碟子端上餐桌,葛力姆乔已经摆好了可移动煤气炉。热锅然后放入五花肉,随着动听的滋滋声五花肉中的油脂被充分释放,你趁机在烤盘边放上一圈口蘑。剩下的只有等待,你看向靠在椅背上喝着冰镇啤酒的葛力姆乔笑意忍不住的流露。葛力姆乔放下啤酒,向你倾过身子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轻笑出声。

        “啊!肉好了。”你夹起一片烤肉蘸了蘸烧烤酱放入口中,“美味、哈,有点烫。”你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将口蘑翻面,然后又夹了片烤肉蘸酱包入生菜,啊不管怎么吃都这么美味果然肉就是王道啊!这个时候来一口冰啤酒就更美了,伸过去的手却摸了个空,诶?你看向本来自己放了冰啤酒的地方。葛力姆乔递给你一杯白开水,你看着杯口冒出的热气“不要吧,是烤肉哦,是夏天诶。”对上那双蓝色的眼睛,你觉得自己毫无胜算,伸手接过水杯委屈巴巴的喝了一口。“就一口啤酒嘛。”你还企图做垂死挣扎“不行,到时候你会肚子疼。”“啊,就一口不会有事的。”“不行。”

ps.真的好像吃烤肉啊

【葛6x你】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一起做的十件事 之 淋雨

ooc有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葛力姆乔X你

       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一起做的十件事
                                  之
                           二、淋雨

        “一共57元整。”你站了一天的腿有些发酸,却还是对眼前的客人露出微笑,“啊嘴角也好累。”这样暗自心想着,眼神偷偷瞄向时钟,还有3分钟就可以下班了,看着向收银台走来的男人,你用“最后一位客人,马上就能下班了”来激励自己打起精神。“您好!”葛力姆乔把五六听啤酒放到收银台上,抬头正对上你的微笑。在阴天许久了的城市中看到久违的天蓝色,让你感到有些不真实,视线相交的那一刹那,“轰隆”一声酝酿了三天的大雨倾盆而下。“找您14元请收好。”你双手递过零钱手上还带着摸过冰啤酒的凉意“闷热的夏天就应该喝冰啤酒啊。”然而这样的想法只是在脑海中浮现了一瞬间,紧接着就被铺天盖地的蓝色占据了。葛力姆乔拿起一听啤酒单手打开,拎起袋子向门口走去,边喝边步入雨中。

        你小跑着冲进员工休息室换下工作服,“他没拿伞,肯定会在门口躲雨的,把握机会!”心情雀跃又不安。等你走到门口葛力姆乔已经在雨中走出一段距离了,你看着他远远的背影在未思考以先就跟着冲入雨里“无论如何,无论如何,被当做傻瓜也好变态也好”雨水迅速的浸透了你薄薄的夏装,葛力姆乔的步子很大“请等一下!”他似乎是听到了可是并不打算为此停留,你只好加快脚步,“请、请等一下!”被抓住衣服下摆的男人皱着眉头看向你。你撑着膝盖抬头看着他,头发被雨水糊在脸上,眼睛里映得全是他“请!务必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哈、哈、哈”

         “不管怎么想第一次见面都是很狼狈的场景啊~”你晃着手里的半听啤酒有点不爽的说。此时你正和葛力姆乔一起坐在落地窗前看雨,屋子里没有开灯,你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就像他看不到你脸上的懊恼一样,葛力姆乔侧卧在地毯上,一只手臂撑着头面对着窗户。一道紫蓝色的闪电划过天空,视网膜被瞬间照亮,“真漂亮!”原本跪做的你直起身子靠近窗户期待着接下来的雷声。一双有力的手从你的背后伸了过来,握住你的腰把你拥入怀中,葛力姆乔将下巴放到你的肩膀上他温热的呼吸钻入你的耳朵让你莫名的变热了。似乎是感觉到怀中的人儿逐渐升温,葛力姆乔松了松手臂,又一道闪电划过“真美。”他说。“是吧,所以我最喜欢雷雨天了。”“我是说在雨里叫住我的你。”

Ps.感谢帮我一起想情节的学长,附上一个他想的小段子
       男生從便利店出來直接走進雨里,換班的收銀妹子猶豫了一下也冲进雨里鼓起勇气叫住男生。
       男生转過頭看到妹子濕乎乎的,眼睛很里面全是自己和欣喜,害羞的说不出话。
       于是男生走回便利的买了把雨伞递给妹子,妹子害羞的拿着伞说:“那你怎么办呢。”男生说:“我叫了滴滴。”

本来今天想写一点玻璃碴的
但是被这首歌治愈了呢
嘛~夏天就是需要一些轻盈的故事
所以就有了下面两个女孩儿的故事
文笔渣请多指教啦

                      葵与绘里的夏日

        “蛋液打成这样可以吗?”“恩!葵酱做的很不错哟~”绘里接过葵打好的蛋液倒入腌制的鸡肉里面,拿起长筷轻轻搅拌,与其说是搅拌其实是将鸡肉翻拣让它能与蛋液充分接触,绘里束起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晃。“唔,接下来是淀粉,在上面的橱子里吗?”葵踮起脚尖打开橱门“淀粉、淀粉。啊!找到了!”“4到5大勺就可以,用那边的木勺吧。”绘里的身子向左倾了倾。“好~”葵应道。

        “刺啦——”先是令人期待的声音紧接着诱人的香气就出现了,葵忍不住停下切生菜的手向绘里那边探了探身子“好香!”“稍等——要炸两次才可以哦。”得到答复的葵轻笑着继续切生菜丝,一丝细碎的短发被薄汗粘在了脸颊上。“厨房好热哦,我冰了姜汁汽水一会儿拿出来喝吧。”“好好。”绘里应着将炸鸡块捞出,沥油。葵取出两个深盘子,将煮好的米饭装入。“米饭准备完毕!生菜丝准备完毕!”绘里抬头在橱子里找提味的酱汁,葵悄悄的把手伸向炸鸡块,捏了一小块就扔到嘴里。“喂!很烫的!”然而绘里的制止已经晚了一步“哈、哈、哈”葵半张着嘴不断往外吐气“好烫、恩、也很好吃。”“啊,真是的。”绘里握住酱汁瓶把瓶底戳在葵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瓶底印。葵背过头吐舌然后和绘里一起装盘,撒上酱汁。

        绘里看着窗外的天空“天气这么好我们去阳台吃吧。”“赞成!”说着葵就端着两个盘子向阳台跑去。绘里解下围裙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姜汁汽水,开瓶,又取出两根吸管,跟上葵的脚步。“绘里,看那里有好多海鸥!”葵趴在栏杆上伸手指向右前方,绘里走近顺着葵指的方向看过去,葵接过绘里手中的姜汁汽水“咕咚”的对瓶灌下一大口,“啊!这才是夏天嘛。”绘里嗅着海风望向太阳照耀下的海面微笑着默不作声。

        “我开动啦!”两个人齐齐发声,绘里先夹了一块蘸有酱汁的炸鸡放入口中,咀嚼后再将和着生菜丝夹起的米饭放到嘴里。葵则是把米饭和生菜丝搅拌均匀然后连炸鸡一起夹上吞入口中,“恩,好满足。”她半眯着眼睛含糊着说。“葵酱还真是喜欢姜汁汽水啊,冰箱里冰了很多呢。”“因为很好喝啊。”“葵酱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偏好重口味啊。”“诶,明明很清爽的说。绘里才是在意外的地方重口吧,喜欢鬼片和大叔之类的。”“喜欢大叔这点是从哪里来的啊!”“恩,算上这次喜欢的类型统统都是年上嘛。之前不是也说过40岁的男人很有魅力之类的话吗。”“但是这次喜欢的只是高一届的学长而已,才不是什么大叔,虽然大叔也很不错啊。”“看——吧——”“葵酱喜欢的类型才是很让人摸不着头脑吧!”“我呀,这份炸鸡块盖饭要是能拟人化,他就是我男朋友!”

         太阳在女孩子的嬉闹声中向着海面下沉如同要完成一个吻,旁观的天空因羞涩泛红。“好漂亮。”绘里轻声赞叹。站在她旁边的葵沉默着,直到夜幕降临“我刚刚认真的想了一下,要是炸鸡块盖饭和姜汁猪肉盖饭一起拟人化的话,我还是选姜汁猪肉盖饭吧。”“嘻。”两个女孩对视着笑起来,眼中的光芒胜过群星。

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做的十件事之一看鬼片(葛X你)

ooc有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ω⁄•⁄ ⁄)

       想在夏天和葛力姆乔一起做的十件事
                                  之
                          一、看鬼片
        热气同蝉鸣一样从早到晚的笼罩着夏天,你把空调的温度打到很低,缩在被子里捧着一盒草莓冰淇淋趴在床上冲着电视屏幕。刚刚从冰箱取出的冰淇淋在掌心的温度下总算有些融化,你用力的挖了一勺,未递到嘴边就被从浴室出来的某人一口含住,顺便叼走了你的木勺。“好甜,啧。”你偏过头看着坐在床边抢了你冰淇淋还含糊着抱怨甜度的家伙,浅蓝色的头发难得的服服帖帖,还在往下滴水,浴室和卧房的温差让葛力姆乔的皮肤浮起了一层小颗粒,“虽然已经交往了很久但是看到他还是有一种不真实感。”你这样想着支起身子向左倾斜把脸贴在他的上臂上,鼻端嗅到若有若无的薄荷味“勺子还我咯。”把重量都靠在左边,抬起右臂,就算不用扬起脸也能通过指尖感受到和自己相持的力道,下垂的发丝和假面让你有点难看清葛力姆乔的表情,水珠从他的发梢落到你的鼻尖上,这时和你相持的力道一松,你又软绵绵的趴到床上,薄薄的木勺已经被他尖锐的虎牙咬的有些发裂,不知道为什么喜悦就这么一点点从心底某个角落钻了出来。

        “轰!”正大口吃着草莓冰淇淋的你被突然炸开的声音和屏幕上出现的白衣女子吓了一跳。摁了播放键的家伙侧过头看着你露出愉悦的表情“我才没有在害怕!”葛力姆乔只是“呿~”了一声没有戳破你迟迟没有点开播放就是在等他一起看的小心思,但是结尾那个上翘的颤音揭露了他的好心情。心思被猜透的你不爽的低头噘嘴,身旁的家伙已经悠然的卧下。你悄悄的往左边挪了挪,抬头看着阴惨惨的屏幕。恐惧和好奇心真是矛盾的东西,一方面忍不住视线乱飘避开惊悚的镜头一方面又忍不住关心剧情的走向。荧幕里女鬼几乎要追上主人公了,你捏皱了手里的空盒。突然,眼前一黑,肩膀一沉。葛力姆乔揽过你的肩膀宽大的手掌挡在你的眼前,你整个人都被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笼罩着,“诶????”你轻轻眨眼,睫毛轻巧的扫过他的指腹,落在脸上的指尖部分因为有茧所以触感明显。骤然缩短的距离让你可以轻易的感受到他的喉咙在轻颤,像猫咪一样发出细小的“呼噜”声。“可以看了。”葛力姆乔放下手,胳膊懒洋洋的搭在你的肩膀上。

        你根本无心继续关注电影情节,不断拿木勺挂着盒壁。“草莓味的太甜吗?”“恩啊”被低音和气流摩擦的左耳迅速升温,你羞涩的扭动身子一边向右偷瞄葛力姆乔,似乎是感觉到你的动作,他扭过头来。正对上那双天蓝色的眼睛,你看到自己在无尽的蓝色中。猝地耳朵上一凉,留下一分的刺痛和九分的湿润。

        “喂”突如其来的声音,你不知道自己怔住了多久,30秒?多一点或者少一点,你看着葛力姆乔皱起的眉头。在思绪跟上之前身体就迅速的扑了过去,然而在嘴唇接触到他的耳畔之前你就被葛力姆乔一个翻身压在了下面。“切~”他低下头在你的鼻尖上咬了一口,额前柔软的发丝弄得你有点痒。“哼!”你不甘示弱的想要咬回去,却又被被他咬住了耳垂,你趁机轻咬了一下他的耳廓,“啧” “嘿~” 嬉闹着嘴唇就意外的擦过了,你感觉到身体一僵。

下面下面就是车啦~没有了没有了
ps.感谢Justin同学提供的狗粮给了我灵感